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眼球 >
2022年4月首批国产游戏版号下发 45款国产网络游戏获批

发布日期:2022-04-28 11:37   来源:未知   阅读:

  【2022年4月首批国产游戏版号下发】4月11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显示,2022年4月首批国产游戏版号已经下发,共45款国产网络游戏获批,其中包括37款移动端游戏,5款客户端游戏,2款休闲益智类手游,1款Switch游戏。

  易观分析互娱行业分析师马阿鑫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公布的45款游戏里,较受玩家期待的西山居的《剑网3缘起》,以及心动网络和吉比特旗下的产品都通过了审批,“此次版号重开,中、小游戏企业的生存状况会得到较大改善。”

  此次获批版号的游戏中,重点游戏包括百度的《进击的兔子》、西山居的《剑网3缘起》、三七互娱的《梦想大航海》、心动网络的《派对之星》、吉比特子公司雷霆网络的《盒裂变》、《塔猎手》等。

  事实上,不少公司已经被多次咨询是否能够拿到版号。如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中,有不同的投资者曾经多次询问三七互娱游戏版号暂停对其业务的影响,对此,三七互娱的回复均为“公司持续关注国内游戏版号发放情况”。

  此次版号发放,不少公司纷纷开始庆祝。据报道,心动网络董事长黄一孟在朋友圈表示,“终于有版号了,喜极而泣”。而《剑网3缘起》的官方微博号直接发文表示,由于喜提“首批游戏版号”,将派发一万元现金红包抽奖。而某大型游戏厂商的一位程序员则公开表示,版号重启对员工们个人的最大影响可能就是“部门不再优化人了”。

  二级市场上,版号重启与否对上市公司也会产生影响。2021年7月22日,游戏版号暂停后,华夏中证动漫游戏ETF在5个交易日内下跌了10.47%;2022年2月21日,一则“2022年不新发游戏版号”的消息引发轩然大波,其在2月22日下跌5.03%,腾讯、网易等游戏巨头也在此期间股价下跌。

  而截至周一收盘,虽然热门中概股多数股价下滑,但受此次版号下发消息提振,部分拥有游戏业务的中概股股价上涨,在上一个交易日跌6.88%的哔哩哔哩上涨7.23%,虎牙涨2.59%,网易涨2.12%,斗鱼涨2.42%。

  国家新闻出版署此次下发游戏版号的时间,距离上一次2021年7月22日发放版号以来,总共时隔了263天。

  对此,马阿鑫表示,版号收紧对中、小企业的影响更大。部分中、小企业的游戏储备有限,大多数储备仅有1-2款产品,急需产品上线并实现产出。而且,部分厂商由于开发成本受限,更倾向选择如休闲、益智、棋牌等品类产品,这类产品由于基数较大,受到的监管和审查更为严格。

  “其实很多中小企业的投放、宣发、研发的能力是有限的,绝大部分中小游戏公司主要会做的可能就是挖一到两个策划和主美去做一款游戏的研发,这些企业对版号的依赖是很强的。在版号暂停的半年时间里,很多企业是通过要投资,或者自己贷款去维持企业运行的,例如成都、厦门的一些游戏公司。此次版号重开后,他们的生存状况会得到改善,对于未来的融资或者招聘也都面临比较好的趋势。”一名游戏行业相关从业者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在国内版号暂停期间,还有不少游戏开始转向海外发展,如对于游戏版号长期停发对公司有何影响的问题,星辉娱乐在4月6日对投资者的回复中表示其“积极布局国内移动网络游戏海外发售”。

  “国内版号的重发,不会深度影响企业出海布局的步伐。”马阿鑫告诉贝壳财经记者,“2021年整体上,游戏企业于海外的投入、海外收入占整体营收比重多数处于上升态势,基于海外更加丰富且持续爆发的用户需求,出海仍然是游戏企业主要的发展策略之一。”

  贝壳财经记者统计发现,2019至2021年,游戏版号的发放呈现逐年减少趋势。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官方网站数据,2021全年共有755款游戏版号过审(其中国产游戏679款),而2020年全年为1405款(国产1308款);2019年为1595款(国产1365款)。

  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与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965.13亿元,比2020年增加了178.26亿元,同比增长6.4%,增幅比例较上年同比缩减近15%。

  对于游戏版号暂停的影响,今年年初,中宣部副部长张建春在2022年全国出版(版权)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到,版号暂停发放会造成新游戏在国内的暂时停滞,但既有的庞大游戏库存和生命周期较长的游戏,并不会受影响,市场格局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与此同时,国内游戏厂商会沉下心挖掘精品游戏潜力,并在游戏出海上有更多的投入,反而对于国产游戏的成长有催化作用,并对国内一些换皮、低质的游戏及厂商有一定的淘汰作用。

  “另外,市面上现阶段仍然存在着大量版号缺失依然上线的移动游戏,本次重开版号,同样代表着版号监管与审核将进一步严格,违规上线的产品会面临强制下架的可能。”马阿鑫说。

  易观资深分析师廖旭华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版号开放会同时具有短期和长期效益,短期而言可能解决游戏企业的产品延期问题,长期而言则是为游戏市场的继续发展奠定了基础。“当然,版号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版号就是万万不能。省级初审积压了非常多的产品,这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

  有游戏行业相关从业者表示,未来监管层对版号的要求会更加严格,游戏内购或者单纯只是有广告的游戏,也可能会被要求强制性的版号申请,“游戏公司在开发游戏时会更加谨慎,没有版号的游戏会被下架的同时,很多中小型游戏公司也会在大体上朝着精品化发展,即便是超休闲类别的游戏的整体质量也会提升。”

  马阿鑫告诉记者“精品化的游戏开发方向会持续保持,有关部门针对游戏上线的审查也会更加细致,版号放开,也意味着当下的监管和审查已初见成效,利好行业发展,提振企业信心。”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